您说我萌柯哀萌的好好的怎么就在百合路上一去不复返呢
文工团老阿姨要负责任

想码字……想写翅久……想把柯哀的坑填上……想画画……
明明我是个徘徊在十八流的辣鸡画手啊,为什么作为完全文下手的我在LOFTER上都是一直在发文?
想来大概是比起自己非常重视的画画来说,写文本来就不擅长,所以即使写的糟糕也无所谓吧。
希望自己能早日写完柯哀文,爬出名柯的深坑(但是现在已经沉迷文工团无法自拔了),尝试着写一篇翅久。

【杂想】关于柯哀

很久没有再关注名柯,今天我翻微博又看到两党在米花快报的评论里反复撕。
作为我曾经最热爱也是唯一萌的BGCP――柯哀,它对我来说的确是有很大意义的。
说实话,曾经我看到新兰的文或者官方消息一类真的是很不愉快,有在其他方面的同好也因为这个的分歧而说不到一块儿去。但是现在我置身事外这么久,回头看看柯哀和新兰以及类似的其他作品里的CP,我觉得除了KY情况下,撕CP真的是一个十分无趣的行为。
撕CP没有意义,无非就是官配不官配,但是喜欢CP不过是自己个人的喜好,与别人无关,并不是撕赢了自己的CP就怎么好了。CP体现的不过是个人的三观和想法而已。我写了这么些同人文,在尝试塑造人物的过程中不可避免都会带着一定的OOC...

我啊,就没喜欢过几个官配CP,就这唯一一个官配(文工团意义上的)天天看到了就虐得要命……两老阿姨不求在一起【简直做梦】只求铜矿一次……当然哪天在一起了我也是不介意的【说真的要是在一起我得原地起飞
您说这两人你未婚我未嫁的好歹同个框嘛……
来自一只CP狗深深的怨念。【各自幸福也是极好的

【柯哀】天台‖短篇

人物OOC预警

发生在寒潮之前的故事。

第二人称

灰原视角

≡≡≡≡≡≡≡≡≡≡≡≡≡≡≡≡≡≡≡≡≡≡

不知道已经度过多少个彻夜无眠的日子了。依旧在东京徘徊的这些时日里,每一个夜晚你蜷缩在床的角落,在无边的黑暗中迎来次日的黎明。每次暮色降临都伴随着巨大的落差感,使你不由得地对自己产生失望与怀疑。这种感受严重的时候,你甚至想要痛快的了结这一切。

他们说你患上了抑郁症——十分严重的那种。你当然明白,抑郁只是表现。你只是对自己失望,内疚于过去的过失,质疑着自己的能力,巨大的痛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如果没有我就好了,你这样想。

就是在那个你再也撑不住的凌晨,你在看到朝阳时被彻底碾碎了...

【柯哀】寒潮‖短篇

尝试换种写法。
第二人称
灰原视角
≡≡≡≡≡≡≡≡≡≡≡≡≡≡≡≡≡≡≡≡≡≡

当寒潮来临的时候,你总觉得自己可以躲过去,但与他的寒潮势不可挡的袭来时,你却无能为力。

**

不得不说,纽约的冬天像东京一样冷的发颤。巨大的寒潮吞噬了赤道以北的所有地方,据说连美国最南端的迈阿密都降到了0℃。

这意味着整个日本已经被大雪冰封了。

你深知这一点,叹了口气拿起了手机,想给远隔着一个太平洋的那个人打个电话。

但你在翻开通讯录时还是有些踌躇,这样的境况自你迁到美国之后还没有发生过,只有从前在日本面对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你总会犹豫不决。

这不是逃避,你自我安慰,可有时候你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你一直在辜负那...

【柯哀】片段‖半架空‖OOC

要开学啦要开学啦要开学啦(|| ゚Д゚)

临时写个段子等着以后填吧٩( 'ω' )و ≡≡≡≡≡≡≡≡≡≡≡≡≡≡≡≡≡≡≡≡≡≡

***

工藤新一蹲在地上,探试鼻息的左手僵硬的停在了广田雅美的脸上,一把漆黑的手枪顶在他的头上。

“工藤先生,”持枪的少女开口,“是你杀了她吗?”

百口莫辩。工藤新一借余光看着自己右手所持的左轮手枪叹了口气,这把GIN枪杀广田雅美的手枪,此刻正好死不死的握在自己手上。

“你默认了,大侦探。”

工藤新一趁着少女精力分散的片刻,迅速站起向后打去,但他一击落了空,随即而来的子弹毫不留情地打穿了他的肩膀。

突如其来的伤痛使得工藤新一跪在少女的面前。

“我说你姐姐不是我杀的...

时光似流水一般欢快的溜走,而人们却停驻在原地。

【柯哀】中元节贺文.执念‖OOC‖超短篇已完结

哈哈哈⊙▽⊙

我临近开学变得高产就像那什么_(:з」∠)_

鬼节贺文,死了一个的设定。


≡≡≡≡≡≡≡≡≡≡≡≡≡≡≡≡≡≡≡≡≡


今天是鬼节,天气难得应景变得阴沉,天空的云层层叠叠乌压一片,墓地仿佛如电影中的阴间入口,充斥着可怕的阴影。

这样的天气饶是大侦探工藤新一走进这里也不由得打个寒颤,握紧了手里的咒符。这咒符是工藤新一在盂兰盆节前在一个小寺里求的,据说可以看见另一世界的人,说完生前没有说的话。

大侦探本是不会相信这些东西的,但是对宫野志保的思念远远大过了怀疑,他还是向和尚求了一个。

“真是执念啊。”他临走时和尚说道。

工藤新一抱着但可一试的想法特意挑了盂兰盆节当日走进了葬着宫野志保的郊...

【柯哀】一步之遥‖OOC‖1.第一个故事(上)

心血来潮。

这是个坑。

借了死神来了1的做梦梗,以及著名的相爱相杀(然而这篇并没有相杀)梗。

不要在意各种BUG,这篇文存在的意义就是玩梗_(:з」∠)_

≡≡≡≡≡≡≡≡≡≡≡≡≡≡≡≡≡≡≡≡≡≡

前言.

漫山遍野的红色牡丹,在风的流动里如血色的海洋淹没了鸟取的郊野。

黄色的甲壳虫背上的六个斑点,竟有一个与这里显出了无限的契合。

1.第一个故事(上).

坐在正穿越红色花海的阿笠博士的老车里,步美表现的像个聒噪的麻雀。“柯南君,你看,”她兴奋的趴在车窗上扭过头朝着一脸不耐烦的江户川柯南喊,“那边有个稻田和……”

“哦,我知道了。”江户川柯南敷衍的朝她挥挥手,黑色的刘海随着...

【柯哀】常序 短篇‖OOC‖日常

只是他们平常放学路上的聊天。

以此表达柯南世界的不科学。

≡≡≡≡≡≡≡≡≡≡≡≡≡≡≡≡≡≡≡≡≡≡

满天的雪花,落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真是奇怪啊。”江户川柯南抬起头来,“昨天还是很温暖的感觉,今天就下雪了。”

身边的灰原哀不以为意的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

“嗯……是啊。那次与他们的会面好像过去很久了,但好像又近在昨天。明明不到半年——应该是雪的缘故吧。”

她撩起耳边的碎发:“说起来,在那个好吃要死的面馆的案件,现在破了吗?”

江户川柯南挫败的捂住脸。

“我没什么印象了。”

也许结束了、也许还没完。

“工藤。”

江户川柯南对于突然的呼唤显得措手不及。


“自你缩小至今只有半年左右,”

“可是为什么,”

“你破了几...

【脑洞/游戏剧本】「新一,去不去多罗碧加游乐园?」

毛利兰:新一,还去不去多罗碧加游乐园?

柯南(手持变声器):这个啊……

NO.1

现在江户川柯南有两种选择

A:回答 去。

B:回答 不去,我还有案子。

选择B

兰生气的挂了电话。

Bad End.

选择A

毛利兰:太好了,于是我们X月X日去吧,我要带上柯南。

NO.2

现在江户川柯南有两种选择

A:向灰原哀请求支援。

B:向黑羽快斗请求支援。

选择A

灰原哀表示APTX解药性能不稳定,最多支撑5天。

NO.2.25

现在江户川柯南有两种选择

A:吃。

B:不吃。

选择B

江户川柯南不会分身,悔约,兰愤怒的回到家。

Bad End.

选择A

江...

【柯哀】超短篇已完结.運命の人

这是第二篇。

表示和歌词内容关系不大……

B站有MV。

还是老梗解药,但是它是万能的,什么都能写啊(●—●)。

——————————————————————

令人烦闷的夏夜,蝉虫不厌其烦的鸣叫。

窗外圆亮而皎洁的满月,就像不久前的对决那晚一样。

灰原哀心中的愁思、担忧、对江户川柯南刻意掩饰的爱慕——竟在此刻如决堤之水般涌现。

无论是痛苦的,愉快的,还是安逸的,一切与他相关、与他共同度过的每一瞬间,都浮示在眼前。

她突然想要看见他,看见他那副自信的模样。

博士家寂静的气氛里竟抽出一声敲门。

灰原缓缓的开门,却在开门的一瞬将“博士”咽了下去。

明明江户川不会来到这里。

他明明在事务所。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他说着便闪进屋内...

【柯哀】超短篇已完结. 空色の猫

争取把我喜欢的日文歌都用柯哀写个故事吧。
我喜欢的这些日文歌曲,实际上都是名柯OP和动漫插曲一类的,特别喜欢的一般都是B站的柯哀MV的BGM(比如这首)。如果有例外的话应该是GARNET CROW和RADWIMPS这两个乐队吧。
————————————————————————

冬天已经过去很久了,夏天还没有来。

米花镇有座教堂,附近总是有不少只野猫出没。

原来灰原哀在冬天总是会和江户川柯南一起到这里来,灰原尤其喜欢一只天蓝色的小猫。

猫很小,最喜欢的是日暮,江户川觉得和她很像。

但除此以外,江户川基本上找不到一丝与灰原相像的地方,总是嘟嚷着怎么会喜欢这个小家伙。

而江户川再见到它...

〖柯哀〗「决定」1.早上.

  非正剧向/江户川柯南第一视角/略有OOC  

 

 ≡≡≡≡≡≡≡≡≡≡≡≡≡≡≡≡≡≡≡ 

『早上好,各位观众,现在是2015年5月3日7:30,我是青沙比山。欢迎收看今天的「米花朝闻」。  

 『现在播送第1条新闻。昨日19时43分左右,东京铃木集团旗下铃木化工厂发生爆炸。据悉,本次事故是因技术员宇纲昌椿操作不当导致,已有37名人员遇难,周边波及3户民宅,共有57人在此次事故中受伤。铃木集……』   

 
 

我恶狠狠地关掉了电视。 ...

【名侦探柯南同人】好久不见

Chapter 1

2014.9.21 纽约
组织大战后第十天

纽约又开始下雨了。
这一年里不知有多少天都是阴雨蒙蒙,也只有着这样的天气可以让空气中散发着忧郁的气息,掩盖住城市中的喧嚣。
高楼上的灰原哀俯视着纽约。
这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年。
以FBI捏造的广田绘理的好身份。
父母在车祸中死亡,被姐夫接到纽约的无依无靠的八岁日裔小孩。
莫名的贴切。
实际上,她就在他姐夫的住宅中,坐在窗前喝着苦涩的黑咖啡,身后的赤井秀一望着她发呆。
也有一个女子喜欢欣赏烟雨蒙蒙的纽约。广田雅美,抑或是宫野明美——赤井秀一所爱的女人。
“志保,和那些同学相处的还好吗?”赤井秀一打破了沉默。
“很好,和曾经在日本的差不多。日本那里……”
“你是...

© 遥武陵溪 | Powered by LOFTER